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高原巡边人的爱国情怀

网络整理 2021-06-09 23:27

  高原巡边人的爱国情怀(逐梦)

  在海拔四千米的地方,车子吃力地奔跑着。氧气不足平原的一半,车里的人即使一动不动,也觉得胸闷气短。三月的帕米尔高原,依然躺在洁白里,慕士塔格峰大半被云雾遮蔽,一小截露尖的冰峰,大口大口呼吸着阳光。一只鹰,矫健地飞翔,蓝天被它锋利的羽翅一剪为二。离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已不足百里,我们接近了雄鹰的家乡。

  拉齐尼·巴依卡就生长在这片土地上。“拉齐尼”这个名字是爷爷凯力迪别克·迪力达尔给起的,寓意孙子像“猎隼”那般勇猛而敏锐。父亲巴依卡·凯力迪别克说,拉齐尼从小就身手敏捷,又乐于助人,我们一直严格地磨砺他。拉齐尼自己也非常骄傲,因为他拥有一个“雄鹰”的名字。

  一

  2021年1月4日,在新疆的冬季里,只是普通的一天。雪花飘落,气温降至零下九摄氏度。喀什大学的校园里,寒风凛冽,行人稀少。尚未建好的新泉湖,结了一层薄冰,几只麻雀在湖边的枯枝间跳跃,天地间一派静谧。

  突然,急促的呼救声从湖面传来:“快来人啊!快救救我儿子!”循声望去,湖中间出现了一个冰窟窿,有人正在水里挣扎,一位妇女跪在冰面上哭喊。在喀什大学参加培训的拉齐尼·巴依卡和室友木沙江·奴尔敦正好路过湖边。听到呼救声,拉齐尼没有丝毫犹豫,第一个冲上冰面。他一把拉过惊慌失措的妇女,让她离冰窟窿远一点。孩子的右手和头顶还露在水面上,羽绒服已被水浸透。拉齐尼伸出手去拉小孩,抓住孩子的小手使劲往上拽。但是湿透的羽绒服太重了,薄冰承受不起,“咔嚓”一声垮塌了。拉齐尼和刚拉起半个身位的孩子,一起跌进冰湖中。

  整个过程,不过短短几十秒。

  人落水了,拉齐尼的双手仍紧紧抓着孩子的两臂。他冲着木沙江·奴尔敦大喊:“快救孩子!”

  木沙江赶紧脱下大衣,让孩子的母亲解下围巾,系在一起,往水里送。拉齐尼一手托着孩子,一手抓住围巾。木沙江刚一用力拉,脚下的冰面顿时开裂,他也掉入冰水中。

  后来,木沙江说:“落水的那一刻,整个人一下子就冻僵了,真不知道拉齐尼是靠什么坚持那么久的。”回想起那天深入骨髓的寒冷,他仍有些颤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拉齐尼的体力接近了极限。沉浮间也不知呛了多少口水,但他的手始终没有松开,孩子始终被他举在水面上。

  孩子的母亲发现拉齐尼快撑不住了,她绕到冰窟窿右侧,试图伸手去拉,“咔嚓”一声,冰层再次破裂,她也掉进水中。一时间,四个人都在水里挣扎。

  路过的人见此情景,立刻拨打报警电话。在校园内巡逻的警车迅速赶到。喀什大学派出所辅警王启鹏第一个冲上来,跪在冰面上,把离他最近的木沙江慢慢拉了上来。随后而至的喀什大学餐厅管理员王新永,趴在冰面上,匍匐前行,慢慢接近了拉齐尼。看到伸向自己的手,拉齐尼用最后的力气把孩子托出水面,发出微弱的声音:“先救孩子!”

  王新永把孩子拽上岸,交给来援助的王启鹏,再回头时,拉齐尼已经沉入了湖中……

  在三米深的湖底,拉齐尼的双手依然是托举的样子。灰褐色的旧棉袄上,沾满了泥,只有胸前的党徽,鲜红夺目。

  二

  拉齐尼的家中,保存着一张爷爷头戴黑毡帽与解放军亲切交谈的照片。

  他的爷爷凯力迪别克是新中国的第一代护边员。上世纪50年代初,得知解放军要去吾甫浪沟巡逻,凯力迪别克主动请缨当向导,并把自家的四头牦牛都贡献出来。他对连长说,解放军给我们看病、送药,还帮助盖房子、送草料,一分钱都不要,就是一家人啊。你们有困难了,我能不出力吗?

  吾甫浪沟是中巴边境的重要通道。全长一百六十多公里,巡逻一趟,要翻越八座海拔五千米以上的山岭,还要八十多次蹚过寒冷刺骨的冰河,那里的自然条件极其恶劣。

  巡逻队行进至第十天,在热斯卡木山谷,凯力迪别克拦住大家。他趴在地上,听见隐隐的轰鸣声。他让战士们赶紧躲到山沟的另一侧。声响越来越大,不到一刻钟,雪崩飞驰而下,瞬间就填平了刚才的沟底。真是好险啊!凯力迪别克的丰富经验,挽救了整支队伍。

  凯力迪别克还曾用牦牛驮着界碑走了五天五夜,将界碑竖在祖国的边境上。吾甫浪沟的十八块界碑,都是他领着战士一块一块立起来的。护边,成为他最重要的工作;一干,就是二十一年。

  上世纪60年代初,凯力迪别克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村子里最早的七名党员之一。常年在高海拔下工作,六十多岁的凯力迪别克得了肺气肿、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力不从心的他准备把护边的担子交给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