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中新网评:仇视亚裔将反噬美国核心竞争力

网络整理 2021-05-04 05:14

  中新网北京5月3日电(作者 肖欣 蒋文茜)众所周知,作为移民国家,包括亚裔在内的美国各族裔共同造就了今日美国,多元性、开放性、包容性长久以来被美国人视作引以为傲的文化生命力和核心竞争力,也确实曾令美在国际竞争中获得相对优势。美国总统拜登在其上任百天时在国会致辞中重申,移民“对美国至关重要”。

  而拜登此言背景,却是美国移民长久以来的“艰苦斗争”和30多年来美国移民改革的“一无所获”;是正在发生的实事表明,美国社会正越来越滑向单一性、排他性、封闭性;更是这种趋势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美国丧失其核心竞争力。

  在美国,种族主义是全面性、系统性、持续性的存在。白人至上主义广泛存在于司法、就业、教育、医疗卫生等各个领域。不同于非裔美国人的“受害者”印象时刻提醒着美国的种族主义原罪,亚裔美国人的遭遇长久以来更被忽视,近况更趋恶化。

  亚裔美国人遭到的歧视历来带有排外色彩,其核心是被视作“永久的外国人”。在历史上,“亚裔美国人”(Asian American)的概念直到1968年才首次出现。在此之前,常用的词汇是殖民色彩浓重的“东方”(oriental),或直呼国籍。

  《亚裔美国》一书作者帕万•丁格拉曾精辟概括亚裔在美国社会中的“刻板印象”和“他者”困境:“拥有经济成功、受过良好教育或安静的形象,并不意味着他们被其他人当成或接纳为‘完整的美国人’”。美国《时代》周刊曾批评美国的历史教育说,“亚裔在美国的历史被美国人虚无化”。

  “看不见的亚裔”又往往在美国社会面临危机时,被拉出来充当“替罪羊”。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副教授严海蓉指出,种族歧视从来没有在美国消失过,它不是静态的,是随着相关事件的发生一次次地被动员。美国种族主义者对于亚裔的歧视,也受到美国对外战争的影响和社会动员。20世纪50年代有朝鲜战争、60年代至70年代有越南战争,80年代打压日本崛起,美国所谓的“敌对”国家多在亚洲。

  眼下新一轮仇视亚裔暴力行为再次印证了“亚裔替罪羊规律”。观察人士普遍分析认为,疫情之下美国经济衰退、社会撕裂、民主式微,加之特朗普政府的反移民政策和反华言论,不断煽动和助长美国社会排外情绪,并将矛头指向亚裔群体。美多家调查机构和社会组织的统计均显示,美国针对亚裔群体的仇恨犯罪案件2020年呈现指数级增长,从言语侮辱到网络霸凌,再到暴力袭击,仅“停止仇恨亚裔”一家机构统计的反亚裔暴力事件就高达近4000起。

  新出现的趋势是,在最新一轮亚裔反歧视运动中,亚裔不再甘当“哑裔”,美国内各领域也出现更多的理性声援,其反思主要集中在以下几方面:

  其一,亚裔群体并非“他者”,作为美国社会一部分,其生存处境将直接影响美国社会大环境。

  密歇根大学学者安德鲁•拉纳姆(Andrew Lanham)“以史为鉴”,在《波士顿书评》上发表《疫情中的美国种族主义》一文,以1899年夏威夷火奴鲁鲁唐人街大火为例,指出“美国以种族主义恐慌来应对疫情有着深远历史”。因鼠疫苗头,火奴鲁鲁唐人街被美军单独封锁,在系统性烧毁防疫的过程中不慎引发大火。结果是,不仅当地亚裔损失惨重,大火之乱更导致了鼠疫的传播。种族主义导致公共健康危机恶化、使少数族裔受害,并伤害全体民众。

  美国精神学会、美国医学会等日前在《柳叶刀》杂志呼吁,种族主义、种族歧视及其他社会决定因素如何共同塑造更广泛的健康大环境。美国要实现健康公平,需要承认移民对美国社会的贡献,理解并恰当回应各群体和个体的不同需求,消除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和歧视。

  《华盛顿邮报》观察到,亚特兰大枪击事件后,全美各地亚裔企业主担忧加剧,他们并不信任政府会认真对待针对亚裔的威胁,保护其安全,开始自己加大安保投入、削减经营性投入、减少营业时间,而这些措施将进一步限制企业发展。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显示,亚裔美国人拥有的企业数占美国企业总数10%以上,雇员超过500万人。“不能忽视这对美国经济的严重威胁”,该报道呼吁,“必须开始量化仇恨的经济影响。针对亚裔企业的种族主义可能会阻碍美国从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中复苏”。

  其二,亚裔群体在美国在经济、科研等领域贡献功不可没,人才流失将削弱美国竞争力。

  《国会山报》评论称,和其他国家移民一样,来自亚洲的移民为美国的科研和创新作出了重大贡献。但历史上,亚裔歧视可以追溯到1882年的《排华法案》和许多歧视亚洲移民的州法律;现实中,保守派政客努力排挤华裔移民和留学生,并声称他们会造成“安全风险”,而事实是,这种风险可以忽略不计,减少有才华的华裔移民和留学生对美国科创领域的贡献,“实际上是以牺牲美国为代价”。